岁月两盏灯,人生一壶茶

  沏一壶溢香的花茶,氤氲的水汽里弥散着如烟雾般迷蒙的记忆。
 
  茶有佛性,尤如碧云净水,几盏下腹,心头便有了无闲事,袅袅的香雾,似有若无地诠释虚实相生的人生。
 
  桌台上有一方闲置的木鱼、几卷经书,还有散落的菩提,在浅淡的月光下,疏淡清绝,沏一壶文字的香茶,偶尔品茗。
  醒梦般悠远宁静的音乐,如珠落玉盘的清音在心底缭绕回旋。
 
  静静听来,清远虚淡,高雅古拙,佛曲缭绕于室,禅意缠绵于心,持一卷禅意的韵文,让身体与心灵在一曲天籁中休憩停泊。
 
  贴着禅意的文字静静地行走,犹如漫步于空谷幽林,气息舒恬,似有若无地清香,欲袭欲离。
 
  当一缕深哲而醒透的光洒照过来,彷佛看见,一个纯颜端美的女子,手捧一支带着苔痕的禅那,微语呢喃……
 
  独卧青灯古佛旁,人世苍凉,人生千回百转,爱恨愁离,却无非一个缘,缘来缘去,妙尽幽微,亦不过朦胧天光下的一场梦,一盏茶。
 
  筝音清幽,流水潺湲;看梅林雪树,水边离落数枝斜;择尘阶,鞠月光,步上空灵禅台……
 
  每一个字,都眨动着智性的眼神,佛语禅心,每一句话,都含着深味,由不得你不沉思良久,由不得你不徘徊陷落。
  常想,蒸腾、浮躁的现实,一个人能让自己心灵文字端庄不倾,清新澹静,这便是对自己、对朋友的一种承担。
 
  这不是游戏,不是表演,更不是招摇、逢迎、矫情、甚或自恋,它似一盏灯,让自己心底通明,也日日照亮周围的人和这个世界。
 
  我是这样的无意,在一扇半开半掩的轩窗下,让禅意的文字,盛开在许多个宁静的夜里。
 
  不是为了给某个故事,埋下深沉的伏笔,只为了在众生的心底,栽种一株菩提。
 
  研灵魂为水,磨风骨为石,花开花落,任东西……
 
  沉静优雅,不俗不赘,内涵禅意,似梅香素蕊,即使是飘落了,也干净自若。
 
  如蝉,一只不语冰的夏虫,在秋天的这个时候,蜕去斑驳的蝉衣,做另一个自己。
 
  是了,人生包含着四季以外的季节,我们站在佛前,体会佛性,修炼自己,
 
  就似一只蝉,在生命的季节里,经历一次次蜕去蝉衣的疼痛,让生命一步步接近善美。
 
  其实,人行走世间,每一步都需要修正自己,每一个日出里,都需要卸下昨日的俗累,我们比蝉更值得经受疼痛的蝉蜕。
 
  因为,岁月的更新,要求你我做另一个更加生动的自己。
 
  豁然洞开那灵魂都不曾敞开的那个窗扇,顿然了悟,放下才是真正的拾得,转离了,才会有相聚,远去了,才是爱的长久。
  岁月两盏灯,春秋一场梦,人生一壶茶,“山穷水尽”处,才有“坐看云起”闲。
 
  任何时候,彼岸都只有一步之遥,迷途知返,天地皆宽。
 
  穿越红尘,纵是爱到深处,亦可转身,一场轰轰烈烈的爱,会让一个人忘却身在尘世。
 
  而烟雨飘散后,“春还在,人已天涯远”,就当我是那株站在翘石旁的小草吧,你如闲舟行楫,终要回到湖河沧海,我归隐在深山,世间一切情缘,皆有定数。
 
  有情者未必有缘,有缘者未必有情。随缘即安,方可悟道。茶水洗心,心如明镜遥遥勿忘。
 
  薰风衔落,片片玉蕊,筝音清幽,流水潺潺,是谁在抽弦促柱?是谁在鼓琴调瑟?
 
  原以为,这纷扰尘界,不再会有高山飞练,不再会有清音筝然。
 
  当你在静夜里沐清风浴月华,举首向月,便会感知山青水碧,清极香杳,将封存了已久的心结,和着这舒缓高急的筝音,吐纳真气,豁然见江河。
 
  你也可以,将这文字灵性的芬蕊,一片片吞咽,濯洗内心…….
 
  时光若水,无言即大美。日子如莲,平凡即至雅。品茶亦是修禅。
  岁月渐渐老去,老去的岁月里留下丝丝缕缕如同茶杯里飘溢出来的花香,经了风露月华才有了色泽味儿的蕴蓄,才会沉醉在岁月的香醇。
 
  喜欢一盏清茶,一弦锦瑟,一端方砚,一卷古韵,一颗素心就这样氤氲于水墨之间。
 
  如茶,融汇了万物的精魂,倒入杯盏中,钟情一色,澄澈醒透,不忧伤,也不换了,俱静归尘……
 
责编:yunhong
普洱茶品牌推荐